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峰博客

刻自己思 留他人想

 
 
 

日志

 
 
关于我

人不老中年后貌不扬性忠厚功小成名未就一壶茶卷在手勤补拙天道酬三省身先绸缪乐山水喜交友常散步思静幽世间事待参透沧桑变一贯修

网易考拉推荐

随笔杂文 各花入各眼,仁智由读者  

2010-10-11 16:51:01|  分类: 随笔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在有关网站连发几首诗词,主要是就教于各路方家高手,获益颇丰。然评论也各有不同,同一首诗词,有的与自己一致,有的则大相径庭,便思想起来,咋会有那么大的反差呢,是身在此山中,还是外化的因素干扰?

虽说“诗无达诂”,但应该分上中下的,遗憾的是缺少定量的评价标准,很容易导致两个极端,一味吹捧或者百般挑刺,作品的优劣全在批评家的手里,翻云覆雨任由裁定,有点“黑哨”的味道。且不容分辨,谁让他是权威呢。

我把一首小词发给一个朋友请教,这位老兄不屑于诗词歌赋,认为此乃雕虫小技,不值得花费心思,只浸淫在自己的精神王国里,苦苦地思索宇宙大道。但智慧过人,啥东东都逃不脱他的法眼,恃才傲物,怀疑一切。当然他也能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碍于情面,他对拙词还是细读并在我的要求下写了评论,难得的很,所以,把它贴出来,供各位一读,顺便看看,他的评介与自己的看法有区别吗?有兴趣的还可以参与一起讨论,通过交流,诗意就会明晰起来。我总觉得,经他一解读,拙词好像神奇了。

------------------------------------------------------------------------------------------------------------------------------------------------------------------------------

附评论:

 

他人若不赏,我卧故冷秋

          ——读《秋夜有思》

 

    前几天,收到亚当发的短信,内容是一首诗词,不知他有什么用意,也没搭理他。

    我知道,写诗填词的,多是精力旺盛者,亚当就是这样人。他的力比一般人多很多,心里纠结也很多。这些纠结若说出来,会生是非,不说,又怕说梦话,被老婆逮着,等于找死。没办法,他只好迷恋上古诗词了。

    以前,“诗言志”毒我太深,很多诗无法读懂。后来与亚当相识,他告诉我,古体诗大体是言志的,即使写的艳词,也是寄托了天下情志。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当代诗,要反过来理解,即“诗言性”。意思说,无论写什么正经的事,只要往不正经的事上想,就一定能读懂的。还说这是佛洛伊德告诉他的。

    亚当这么一点,我开窍了,基本上也能读懂了现代人的诗。比如他的《踏莎行-秋夜有思》:

     今夜淅淅,落英无数。

     谁人觅取横斜句。

     新传菊满万家楼,东篱梦觉阑干暮。

 

     忘却虚名,依然四顾。

     舟行何处闻津鼓。

     融香孤韵冷尤长,抟风一笑醉枫树。

    这首词,若以传统标准看,总感觉词和韵有问题。这不是词人的错,而是现代人的共同毛病,即便高手填词,也不是不可挑剔的。

    记得几年前,与一位古诗词造诣深厚的老教授闲聊,谈到了南大百年校庆。他说,有一古典文学教授为庆典写了汉赋。形式上看,没大问题,但读了就是难受。并感叹地说,现在我们这些人还活着,可以笑话这样的赋,等我们走了,连笑话他们的人也很难找到了。

    为什么?他解释说,汉代人有汉代人气息,唐人有唐人气息,宋人有宋人的气息,时代变了,气息也会变的。比如,研究宋史几十年的学者,对于伪造的文献,很快就可以识别出来,因为非宋人所写的,其文气和用词搭配等,他们从生理上就接受不了。就像倒时差一样,无法适应。

    现在,我对旧体诗的态度宽容多了,不大在意那些形式上的东西,所谓得意忘言,不以辞害义等,无非是说意象更重要些。

    就意象来说,亚当的《秋思有思》初读,意象纷呈,不知所云。总的来说,可以感受到他的秋思纠结。上半阙读起来生硬些,下半阙顺畅多了,似乎“时差”也倒过来。

上半阙中,秋风落叶的“淅淅”声,与“落英”搭配,或悲或喜,非秋思能断。如同雏鸟的叫声,庄子问,这个叫声有意义,还是没意义?是非虽莫辨,却在听者心里。又如苏格拉底临刑前所说,天鹅死前的鸣叫,撕肝裂肺,常人以为悲壮,但他听到的是向上超越,告别大地的欢快。

   “横斜句”,是说那纷纷落叶中,谁能寻得一叶,见一叶而知秋的横斜乱象?作者制造一个悬念,没有欺负他人智商,让读者自己去想。熟悉古诗的人,马上会想到李商隐的“留得枯荷听雨声”那种美感。

   “菊花”和“东篱”,指向了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东篱梦醒来,菊花没了,只剩下满目阑干暮迟,但其菊香早就飘进了万家千楼。

下半阙中,“忘却”句,文浅而意深。忘却虚名亦茫然,舟行何处寻津岸,不知夏娃属谁家,枫红菊黄亚当赞。纠结啊,想着过去的夏娃,眼前又有菊意浓浓,红叶点点,他们都可爱可赞,亚当究竟爱谁呢?

   “融香”句是点睛之笔,真好。爱谁,不是问题,博大胸怀的爱,才是硬道理。秋寒以存香,冷雨可致韵,叶醉秋风晚,任君恣意怜。

这首词作艳词解,述说了男女纠结的事。那个剪不断,理还乱的她,作者憋在心里,让她发酵(融香),再冷藏(孤韵),经过这样的现代工艺,其味无穷。

谈到文学,有人说性与政治同构的,这话有道理。性静情动,情志反面是性,因此从“诗言志”角度看,这首艳词也可作醒世警言看。

    现象纷繁杂陈,无非男女之事,阴阳之道。世界的诱惑多,机会也多,稍有不慎,则成今生遗恨。如何把握机会?亚当的《思秋》似乎告诉了我们:冲动是魔鬼,功成在冷秋。

解读到此,意犹未尽。亚当在旧诗词路上走的执着,走的很远,也很委屈。因为读图时代的我们,在生存的焦虑逼迫下,无法沉静下来,用心去体味那“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好诗,而是凭视觉冲动,睁大眼睛地去看,却眼大无光,寻不得自家宝藏。痛惜,痛惜。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