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峰博客

刻自己思 留他人想

 
 
 

日志

 
 
关于我

人不老中年后貌不扬性忠厚功小成名未就一壶茶卷在手勤补拙天道酬三省身先绸缪乐山水喜交友常散步思静幽世间事待参透沧桑变一贯修

网易考拉推荐

乡行随记(四)  

2010-04-12 17:16:44|  分类: 随笔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司机是个帅气的小伙子,二十刚出头,浑身上下都透着青春的活力。年轻就是好,看着就舒服。开始不熟悉有点拘谨,交流中得知他出来做工也好几年了,外面的世界很能历练人,别看他还满脸稚气,但处事机敏得体,反应很快,驾驶技术好,尊重长辈,眼里有活,有问就答,令行禁止,决不多言插嘴,尤其是品行端正,心地善良,两件事令我称赞不已。平时跟我一起吃饭,偶尔我会唔朋友,让他自己吃饭,他都是很简单地吃一点,有时吃方便面解决一餐,朴实节俭。要知道,领导跟他交代过,出来吃的饭费是可以报销的。真不易,除了单位管理有方外,小伙子的自律和慎独叫人佩服。还有,我们停车办事时,他在山洼处捡得一乌龟,将其洗净,放在后备箱里,上面还放置一湿毛巾,怕乌龟干着,回宾馆后先放进橱子里,晚上临睡前将乌龟放进浴缸,再淋点水,并说带回单位后,买个玻璃鱼缸养起来。心细如发,年纪轻轻,爱心多多,这就是我们的80后90后,谁还敢说这些小皇帝是毁掉的一代。车过大桥,下面滚滚长江,后浪推前浪,浩浩荡荡,奔流不息,世界无须担心。

上午就到了县城。县城不出名但人口众多,处丘陵地带,农业为主,经济不算发达。西汉时置县,相传汉武帝刘彻南巡至此地射蛟于江中,平复洪荒,现设射蛟台且有碑有文,有一年,我特地上去瞻仰凭吊,也想发发思古之幽情。射蛟台就在城里一高丘上,有块小石碑,刻了几个字,这么大的历史事件,也太简陋了,有点对不住皇上。再一打听,更是索然乏味。原来古迹也可以估摸着选址设置,当时凭想象,帝王射箭嘛,总得挑一高地,视野开阔,箭也射得远些,所以县里专家就在城中择一高处,碑埋哪儿呢,周围的住户出来干涉,不同意门口立个碑,说开门见碑晦气,没办法,左移右移前移后移,结果石碑孤立在一高坡边缘处。现在各地都在挖掘古迹,弘扬古代文明,有些专家考证,煞有介事,蛮可乐的。我参观过山西永济的普救寺,莺莺塔之绝艺——“普救蟾声”闻名于世,在塔外一处的岩石上,用石头敲击,塔上会发出很响的蛙鸣声,山谷中还回音不断。《西厢记》张生和崔莺莺的爱情故事就发生在这里,王实甫写到,张生为了真正的爱情,不顾斯文扫地,半夜翻墙幽会,历经周折,终成眷属。现在寺内有一段围墙,旁边立一指示牌,上书:张生翻墙处。考证可谓精确,估计是专家自己在这儿翻的墙,嘿嘿。也算是旅游文化,游人不管那么多,纷纷在这段围墙边拍照留念,都想沾沾才子张生的桃花运。我县原属于老桐城县,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涌现了一拨散文大家,即桐城文派,是清代文坛最大的散文流派,其作家多、播布地域广、绵延时间久,为文学史上所罕见。代表人物有戴名世、方苞、刘大櫆、姚鼐、姚莹。作文讲求义理、考据、词章,讲究阴阳刚柔精气神,真是开一代文气,领一代风骚。至今继续影响着后辈莘莘学子,敏而好学,文风向上,历年的高考录取分数线居高不下,全县上下引以为豪。我家距刘大櫆出生地约两公里,也沾灵气,经常炫耀一下告知周围,好像自己也是桐城派传人,反正占地利,狐假虎威可以理解。

住进县城的老地方------迎宾馆,现在的条件改善很多,房间里一应俱全,连电脑都配备了,看来以后回来就不用带手提了。宾馆电脑的界面总有两样东西,一是QQ,一是大智慧,全民聊天,全民炒股,国人的闲适状态一望便知。每年的清明前后,好像是父母在天之灵的感召,让他们的子女大团聚。我们姊妹六人,各自成家立业,居住不同的地方,有的相隔甚远,在清明祭祀时聚集得最齐整,每年拍一张六人合影,见面翻出来看看彼此的变化,畅谈往年趣事,交流人生经验,展望未来打算。。。说不尽道不完的市井百态,一年又一年,鬓现白丝,亲情依旧。这美好的情感将伴随着整个生命。

翌日清晨,鹧鸪的“咕咕”叫声,把我从梦中唤醒,多亲切呀,久违了,小鸟!我们一行扫墓队伍,分坐两部车,前往一座小镇,那里是养育我们的地方,也是我父母的安息之地。乡土情结近乎本能,人不论走得多远,位处多高,对家乡的依恋随着岁月的流逝反而与日俱增,哪怕身居远洋异国,寻根问祖的情绪愈发强烈。人生就是一个循环,始点即是终点,中间过程再复杂纷扰,大趋势是恒定的,无可改变的。车窗外,金黄一片,油菜花香,阵阵扑鼻,沁人肺腑,天是蔚蓝的,水是碧绿的,深吸一口气,每个毛孔都舒坦。大约半个时辰,就到了镇中心。虽然现代了点,总觉得还是小时候的意境好,跟电影里的一样,白墙黑瓦和青砖灰瓦的房型,青石条的街面,要是复古修缮一下,不逊周庄。小镇也有六百年历史,听老人说古镇过去有八景,即丹霖夜雨、赖子回帆、琵琶积雪、鲟鱼落雁、三官晓钟、断桥渔火、莲塘秋月、水村夕照,水乡古镇可见一斑。现在是见词不见景,时光不能倒流,但愿老景回来,再添新景。

 老家有赶早市的习惯,不宽的道路两旁,店铺摊贩菜市混在一起,人声鼎沸,从早上要闹腾到10点多。尽管乱哄哄的,但看到那熟悉的蔬菜,新鲜欲滴,白嫩嫩翠生生绿油油,心里感叹,在这儿生活起码是吃的真受用。人多拥挤,用句成语描述就是摩肩擦踵。车只好停在一单位院子里,全体下车步行上山。说是琵琶山,实际上就是一土丘,也有石头,一直作为墓地用,不大的山也不知埋了多少人,坟茔紧挨甚至重叠,原来我认为重叠不合适,可家乡人智慧,说是“官上加官”(取其谐音),两家都要发,巧妙地解决了人多地少的难题。没想到阴间也要蜗居,不过挤点也热闹,可打牌下棋结伴旅游,免除了下界的寂寞。这几天回来做清明的人很多,在路上都能碰到儿时的伙伴,我总是心情激动的,可每每见面,也就寒暄几句,惊叹一下各自的变化,平平常常地道别走人,一切都波澜不惊,是我自己太多情了,还是世态炎凉人情淡薄?不得而知。天气有点热,微微出汗,越靠近父母,心情也渐渐沉重起来,他们过世得太早,没享受什么好日子,人生和时代割裂不开,命也!祭祀按程序进行,清理墓前荆棘,挂标斟酒,摆上祭品,烧纸燃炮,磕头祈愿。有个说法,要儿子点燃纸钱和金银箔,这样阴间不会哄抢,父母全能收到。既然是这么说,我们也就这么做,烧了好几刀大面额的冥币,还有美金,足够他们开销的了。我们在父母的墓前伫立缅怀了一会,透过一棵枫香树,我仰望着天空,思绪一片模糊。。。

往回走时,是一段村级道路,据说也是四万个亿拉动的,叫村村通系统工程,含电力、道路、通信、用水等,着实改变了乡村的面貌。水泥路面不错,就是宽度勉强三米,车子只能单行,很难会车。奇怪了,总不能只进不出或者只出不进吧,两车相会只能在拐弯较宽出让道。那天,进出的车堵成长龙,动弹不得。我们幸亏是步行,否则要多待几个小时,凡事预则立,在我们预料之中。中饭安排在一个乡里的农家小酒馆,特地交代要吃地道的农家菜,绿色有机。店主是屠牛出身,所以这家酒馆的牛肉牛杂做得很有特色,远近闻名。我们十几个人,围坐在一张大圆桌边,各沏一杯新茶,慢慢地品着聊着。。。(待续)

 

整理于4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