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峰博客

刻自己思 留他人想

 
 
 

日志

 
 
关于我

人不老中年后貌不扬性忠厚功小成名未就一壶茶卷在手勤补拙天道酬三省身先绸缪乐山水喜交友常散步思静幽世间事待参透沧桑变一贯修

网易考拉推荐

随笔杂文 见闻琐记,思绪飘零(一)  

2010-11-20 19:48:38|  分类: 随笔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的印象中,是在春天里放风筝,老人们说春暖花开,阳气向上,风筝会飞得又高又远。不知是季节乱了还是科技发达了,每每阳光晴好散步到空旷处,总有人放飞风筝,放的人开心,看的人舒畅,人、物与自然和谐着。

记得是一个深秋的双休日,秋阳高照,暖洋洋的。广场上几十个风筝争相飚高,卖风筝的小贩穿梭其中边卖边教,不亦乐乎。徜徉其间,注目碧空,把纸鸢权当大雁,脑际里仿佛浮现成行的雁阵,鸣叫着南飞,也惬意的。

见一位老者,精神瞿烁,将满载装备的自行车,停在台阶边,看那架势,是个放风筝的行家里手。车上插有大小不等的柱状布套,一身休闲,浑身上下口袋多多,头戴太阳帽,帽子上好像有什么什么风筝协会的字样。原以为去郊外钓鱼才这等装束,没想到放风筝也这么职业,这么正式,长见识了。

老人不慌不忙,一派气定神闲。先是取出风筝,现场装配起来,他装得投入,我看得有趣。很精致的风筝,五彩的面料,展开成蝴蝶状,结构不复杂,但龙骨架纵横交错,估计是铝合金的,先纵向后横向,上下左右依序撑开。老人精耕细作,装装拆拆,约莫半个时辰,装配好了两个风筝,一大一小。我揉揉自己的脖子,活动活动腰身,今天非得看他把风筝放飞上去。
风筝装配好了,系上绳线,老人戴上墨镜,手搭凉棚,向着天空,好像是在观测方位,接着又拿出一个小工具,迎风比划,是测风速吗?气象方位风速,天时地利人和,莫非要嫦娥奔月,有意思。

一切收拾停当,老人拿起风筝,走到一水泥墩旁,让风筝立起靠住,再往回走,边走边放线,走出约30多米远,这时一阵小风把风筝刮倒,他停下来放下手中的转盘,顺着绳线走回来,把风筝立起靠靠稳,捋着绳线继续走,没走多远,风筝又被刮倒了,反复三次了,这期间,他两次放下手中转盘,指导旁边的人放风筝。我耐住性子,同时也纳闷,他究竟要怎么把风筝放上去呢?

他依然是不紧不慢,收回绳线和大风筝,换上小风筝,如法炮制,往复循环两遍,风筝总算立住了,他站在远处,晃动着手里的转盘,若有所思,有十分钟,看看天看看地,再看看四周,就是不往上扯动,没见过这种放飞法,他在等待吗?等着刮大风,等着风筝来个鹞式腾空而起?不得而知。这位老者,盯住别人放飞到高空的风筝,作沉思状。

我仿佛被什么吊起来了,使劲放也放不下来,走也走不脱,他的风筝没放上去,我的心却浮躁起来,暗自赌气,等着看这位老先生怎么收场。他似乎也发现我在注意他,朝我微微笑,嘴上翕动并摇摇头,自顾自地收起绳线风筝,一切都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很像影视片倒放,一根根的拆一个个地塞进布套,捆好了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整整衣服骑上车,朝着来的方向,带着心满意足的神情,悠然而去。日已西斜,余辉洒在老人家离去的背影上,绿树茵茵,叶披金光,好美的画卷。我呆了,冥想之中好像明白点什么了。。。

智慧的老者,恬淡的性情,乘兴而来尽兴而归,把玩繁琐细微,过程的快乐足矣,其超脱的生活态度不逊古之贤人!
不禁想起风流千古的“雪夜访戴”的故事。

《世说新语》记载: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王子猷住在山阴村,有一天夜降大雪;他一觉醒来,推开房门,命人斟酒;眺望四周,唯见一片皎洁。于是他在屋外,徘徊踱步,吟咏左思《招隐诗》。忽然,他想起了好友戴逵。当时,戴逵住在剡县;他立即趁着夜色,坐一小舟,前往拜访。经过一夜的航行,他来到戴逵门前;但没有进入,就原路返回了。人们问他这是为何?他说:“我本来就是乘兴而去,尽兴而返,有什么必要一定要见戴逵呢?

这里多赘言几句。王徽之,字子猷,他爹是鼎鼎大名的书圣王羲之。既是“官二代”,自身也是官,《晋书》本传说他“性卓荦不羁”,当时士人崇尚纵酒放达,身为公子哥的王徽之亦是如此。他弃官东归,退隐山阴。名贤戴逵即戴安道是他的好友,《晋书》本传说戴“少博学,好谈论,善属文,能鼓琴,工书画,其余巧艺磨不毕综”,“性不乐当世,常以琴书自娱”,“后徙居会稽剡县”(今嵊州市)。

山阴与剡县相隔甚远,溯江而上,好几百里水路呢。从江苏省的山阴赶到浙江省的剡县,途中经历了夜色、黎明、清晨、正午的景色变化。登船之初,水寒烟淡,空濛一片。徽之横眉紧蹙,茫然四顾,江上渔火,零星闪烁,仰望天空,风裹雪花,旋转飘洒,呜呜呼号伴着扁舟瑟瑟而行,诗人困倦了,和衣而卧,神游梦乡。东方渐白,雪霁天晴,朝霞满天,两岸银装素裹。王徽之迎着旭日,一腔愁绪此刻完全被沿途两岸的美景消融了,脸上一扫昨夜的阴霾,以至于,他觉得再没有必要找朋友交谈来排解寂寞了,便回过头对船夫说:“船家,不用去戴逵那了,我们直接返回吧。”“为什么呀,先生?我们已经进入剡县境内,戴逵家不远了,”船夫不解的问。“我去拜访戴逵,本来就是乘兴而去;如今,我尽兴而返;愉悦身心的目的达到了,没有必要再去见戴逵了。”王徽之不假思索地回答。
 
可以想像,船夫一定和我一样,接着会疑惑地说:“老爷,您披星戴月,在寒风中赶了一宿的路,不就是为了和戴先生聊聊天,叙叙旧吗?现在好不容易赶到剡县,和戴先生说完话再走啊。”王徽之哈哈大笑:“我昨天晚上强烈的思念戴逵,是因为漫漫雪夜中我无法排解独处的寂寞。连夜登船去看他,使我寂寞的心灵多了一份因憧憬而产生的悸动,昨夜今晨两岸的湖光山色,又使得我原本空虚灰暗的心灵重新变得充实积极。现在我已经不感到寂寞了,为何还要去见戴逵呢?让我们在这片大
自然生生不息的美丽风光中,唱着歌,摇着桨,回家吧。”有人这样解读的。

船夫跟随他多年,肚子里也积攒了不少学问,问道:“既然这大自然风光旖旎,赏心悦目,使老爷排解了独处的寂寞,重又精神焕发。那何不邀请戴先生一起泛舟游湖,共同分享这片怡人的景致,诗词唱和,交流感悟,这样不是更好吗?”王徽之淡淡说道:“我是顺应自己的本性自由来去。如果,此刻我邀请戴先生共赏湖光山色,想必会同意,但未必是戴逵的本意。如果这不是出自他的本意,就等于让好朋友违反了他的本性。既然我是一个顺应本性生活的人,又为何要勉强别人去违反本性与我游湖呢?所以我只是顺应自己的本性,乘兴而来,兴尽而返;至于,此刻好友戴逵如何顺应他的本性去安排他的生活,那是他的自由,我不需要去打扰他、勉强他。”也有人这样解读。

“原来如此”船夫略有所悟地作揖说:“老爷真是一个懂得天道自然,逍遥自由的人啊。”

王徽之率性而为,他享受的其实是这一路上心境的变化,在乎的是这其中的过程,至于最后那一声敲门声就显得不再那么重要了,相见不如怀念,面谈不如神交,这正是我们主人公潇洒可爱之处。这种放浪形骸,率性洒脱的做法,也是魏晋风骨所在。想到那个时代的人物、做派,不免心向往之。

结果固然重要,为取得成果而孜孜追求的奋斗过程同样是其乐无穷的。
 
写于2010年11月19日灯下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